六合彩开奖结果|六合彩现场直报
您好!歡迎進入寧夏文史研究館!
館 長:張鋒
副館長:曾玉強 張學智 馬鳳仙
歷任館長/副館長
內設機構
·自治區文史研究館館員杜桂林先生因...
·自治區文史研究館聯合寧夏新聞廣播...
·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 自治區成立60周...
·建議首府銀川重建孔廟(文廟)并與已...
·自治區文史研究館組織館員研究員參...
·館員郭震乾在山東泰安開辦“郭震乾...
·自治區文史研究館舉辦“塞上春深 墨...
·胡正偉傳略
·程法光傳略
·李范文傳略
·胡世浩傳略
·何季麟傳略
·趙杰傳略
·葉光彩傳略
·竇連榮傳略
·牛達生傳略
·張鴻才傳略
·杜桂林傳略
·陳永中傳略
·王系松傳略
·沈德志傳略
您當前的位置是: 首頁 -> 寧夏文史館 -> 文史研究 -> 學術成果
秦漢至南北朝時期寧夏的移民與民族融合( 魯人勇)

  

縱觀有文字記載以來的寧夏歷史,實際上就是一部移民開發、民族融合史。秦至西漢,內地移民開發新秦中,又有對降附匈奴族的安置。東漢大批羌族進入。魏晉南北朝鮮卑族、漢族大量移入,形成內地漢族和北方少數民族和睦相處、共同開發、互相融合的局面。

秦漢之際的移民與“新秦中”開發

戰國晚期,寧夏除南端隴山、東部鹽池縣屬秦國外,其余都屬匈奴領地。秦始皇統一六國后,遺蒙恬北逐匈奴,然后移民實邊。漢武帝時,又遣衛青收復河套地區,進行了多次大規模移民。

一、秦代移民“新秦中”

秦始皇三十二年(公元前215),派大將蒙恬將兵30萬擊匈奴,奪取河套黃河以南地區,當時的各種史籍稱“河南地”[1],包括今鄂爾多斯草原及寧夏中部、北部。第二年,蒙恬又在這一帶的黃河內側筑34(一作44)座縣城,并修筑要塞據守[2]。寧夏平原的第一個縣——富平縣即設于此時。此外,還在吳忠市西南、陶樂鎮南分別筑神泉障、塞外渾懷障兩個要塞,隨即“徙關東貧民”到“所奪匈奴河南新秦中以實之”[3]。這種移民方式叫“移民實邊”:新取的邊疆,原來的游牧民族北退,不能讓它成為真空,所以遷內地漢人中的貧民到這里定居。秦代還有一種移民方式,就是把犯輕罪的犯人流放到這一帶。秦始皇三十三年,“徙謫,實之初縣”,三十五年又“發謫徙戍”。這里的“初縣”,就是秦新置的縣。當時管轄寧夏平原的富平縣亦在其中。三十六年,又向這一帶移民三萬家[4]

秦代的這兩種移民,究竟移到寧夏多少戶,無史料可考。從已掌握的史料看,這是寧夏歷史上首批內地移民。

二、西漢的安定屬國與匈奴移民

首批內地移民來到七八年后,秦朝即滅亡。楚漢之爭時,匈奴樓煩王、白羊王兩部趁機渡河南下,進入“河南地”。公元前127-121年間,漢武帝先后派衛青、霍去病數次擊匈奴,匈奴勢力退至陰山以北。公元前121年,“乃分徙匈奴降者邊五郡故塞外,而皆在河南,因其故俗,為屬國”[5]。就是把降附而且愿意內遷的匈奴族安置在沿邊五郡,不改變他們原來部族內的管理制度和生活習慣,軍事上由朝廷派都尉管理。這項首創的民族政策,實際是一種高度的民族區域自治,在中華民族的融合進程中有重大意義。這時的“五屬國”分別在隴西郡、北地郡、上郡、朔方郡、云中郡。其中北地郡治馬嶺(今甘肅省慶陽市慶陽縣北馬嶺鎮),轄有今寧夏全境。北地屬國設在三水縣(治今同心縣下馬關鄉紅城水村)。八年之后,即公元前114年,從北地郡析置安定郡,將三水縣劃歸新郡。因此,兩漢史籍都稱其為“安定屬國”。這些匈奴族是哪一部?《史記》、《漢書》沒有說。按當時形勢分析,應屬衛青最初擊敗的南匈奴,即居住于河套以南的樓煩王、白羊王部。但《后漢書·張奐傳》記載,張奐任三水屬國都尉,向朝廷推薦的安定屬國新單于是“左谷蠡王”。匈奴大單于之下,有左賢王、右賢王、左谷蠡王、右谷蠡王。因此,這里安置的匈奴族不只一部,但以左谷蠡王部為主。他們相對集中駐牧,一直保持到東漢后期。從《后漢書》可以查到,東漢曾任三水屬國都尉者超過十人,他們大多是貪官。《后漢書·張奐傳》記載,此前八任,都喜財貨。張奐上任,諸部族照慣例送來很多金子、良馬。張奐拒收說:“使金多如粟,不入我懷;馬多如羊,不入我廄。”諸部喜不自勝,與周邊漢族和睦相處,停止侵擾。

三、元狩三年安置的內地災民

據《史記·平準書》記載,元狩三年(公元前120),山東遭水災,朝廷將災民七十余萬口安置到新秦中,其中也包括今天的寧夏地區。對這次移民,朝廷采取了幾項重大措施:第一,移民的途中飲食、隨帶物品運輸,都由朝廷解決;第二,到安置地后的衣、食和住房,全部取之國庫,由朝廷解決;第三,供應農具、種子,以扶持移民進行農業開發;第四,鼓勵并扶助移民發展畜牧業尤其是牧馬,朝廷貸給繁殖用的母馬,“什息其一”,即繁殖到十匹,連本帶息償還朝廷兩匹壯馬。

四、軍事屯墾

隨后,漢武帝又下令往“河南”地區“斥塞卒六十萬戍田之,中國繕道饋糧,遠者三千,近者千余里,皆仰給大司農”[6]。“戍田”就是軍事屯墾。屯墾的士兵長期居住,實際也是一種移民形式。為實施這些政策,西漢朝廷付出了巨大的代價,“其費以億計,不可勝數,于是縣官大空”。但取得的效果更佳。新的移民安置區“河南”,由于農牧業發達,百姓致富,被譽為“新秦中”。在秦代,本來富庶的陜西關中地區叫秦中;移民區富了,所以叫新秦中;內地的新富、暴發戶,也叫“新秦”。對新秦中的范圍,古代史家解釋為“在朔方南、長安北”,“在北地,廣六七百里”[7]。西漢的朔方郡在今內蒙杭錦旗;北地郡包括寧夏全境。因此,寧夏全境當時都屬新秦中的范圍。實行移民開發后,新秦中人口大增,司馬遷在《史記》中形容為“冠蓋相望”。據統計,西漢時寧夏全境人口總數已達10萬。人口多了,就要增設郡縣。公元前114年,漢武帝決定將寧夏所在的北地郡一分為二,增設安定郡治高平城(今固原市。北地郡原來在寧夏平原只有富平、靈洲兩個縣。這時又增設了靈武縣、廉縣。沿黃河兩岸形成了南典農城、上河城、北典農城及4個縣城、2個軍事要塞組成的城市群落。

五、東漢時羌族的移入及兩郡內徙

東漢時期的寧夏移民,移出的多是漢族,移入的以羌族為主。

羌族原稱西羌,居住青藏高原,東漢初期東進至今甘肅省中部。到東漢中期,因中原朝廷派兵征剿累戰累敗,大批羌族進入寧夏全境,其滇零部首鄰甚至在靈州丁奚城自稱天子。位于今吳忠市西的北地郡(轄寧夏北部)、今甘肅省鎮原縣的安定郡(轄寧夏南部危在旦夕。朝廷不得不于永初五年(111)將兩郡南徙關中。“百姓不樂去舊,遂乃刈其禾稼,發徹室屋”,強行遷趕。沿途都是旱蝗災區,被遷的百姓慘不忍睹,連餓帶凍,“流離分散,隨道死亡,或棄捐老弱,或為人仆妾,喪其大半”。永建四年(129),對羌戰爭取得勝利,又將所遷百姓“各歸舊縣”。但好景不長,永和六年(141),北地郡兵被羌族打敗,兩郡再度南遷。因吸取前次的教訓,這次南遷的是郡縣衙門、官吏、富戶,一般百姓很少。

魏晉十六國時期鮮卑等族的遷入

魏晉十六國時期,中原戰亂不休,政權更迭頻繁。寧夏除南部山區少數地方外,其余各地都是少數民族駐牧之地,中原朝廷無暇顧及。所以,這200多年的移民,都是各少數民族移入。

一、三國魏休屠各的移入

魏正始元年(240),大將郭淮西征攻迷唐等羌族部落,將柔然、氐三千余落安置到關中各地。居住在涼州(甘肅省武威市)的休屠各梁元碧部要求內附雍州。郭淮奏請安置到安定郡的高平縣境內,設西川都尉管理,后改西川縣[8]。這個西川縣就是漢代的三水縣,縣治在大羅山東麓的紅城水。這次共移來二千余戶,按每戶4口計,約近萬人。休屠各是原匈奴演變的一個少數民族。十六國時在彭陽縣紅河流域居住有一支部落,也是源出匈奴,因地名而稱“黃石屠各”。

二、十六時期鮮卑族的大量移入

十六國初期,鮮卑族最強大的兩支分別在河西走廊及隴西。他們趁中原戰亂而進入寧夏。其中河西鮮卑乞伏國仁的鹿結部“七萬余落”,沿今中衛、中寧進入,屯居在高平川(今寧夏清水河流域)。這里的“落”,相當于“帳”。按每帳4口計,當有28萬口之多。隨后,隴西鮮卑佑鄰部也進入,打敗鹿結,“盡并其眾”[9]。佑鄰部有多少人進入,史書未交待,但要打敗、兼并“七萬余落”之眾,恐怕光青壯男人也得數萬。十多年后,河西鮮卑首領沒奕于也率部進入今中衛、中寧、同心、海原一帶。沒奕于勢力強大,前秦、后秦都封他為“高平公”。后被赫連勃勃三萬兵擊敗而“并其眾,眾至數萬”[10]。照此推算,沒奕于部的人數至少有五六萬。因此,在十六國時期,由各地移入寧夏中部、南部的鮮卑族不下三十萬。

三、十六國時期其他少數民族的移入

407年,赫連勃勃建大夏國,并占領寧夏全境。赫連夏的主體民族為匈奴族,因此,當時在寧夏全境都有匈奴族分布。原住在陰山的敕勒族、高車族,也在此時進入寧夏平原[11]。高車族習慣乘“高車”,故稱“高車部”。這是一種輪子比牛還高的“牛車”。寧夏直到20世紀60年代還在廣為使用的牛車,就是高車部移民戶所帶來。北魏正光五年(524),高平鎮(固原市)爆發震驚全國的農民起義,其領袖“高平王”胡琛就是敕勒族。

南北朝時期的漢族移民

431年,鮮卑族建立的北魏政權控制寧夏全境,此后直到北周末,多為內地漢族移入寧夏,并形成“塞北江南”特色文化。其間,也有因戰亂而移出者,但數量不多。

一、北魏時的內地移民

北魏初期,寧夏的原住民中漢人占少數,多數為鮮卑、匈奴、敕勒、高車等少數民族。酈道元《水經注·河水注》卷三:“塞外渾懷障……太和初三齊平,徙歷下民居此,遂有歷城之名。”三齊,今山東省;歷下,又稱歷城,即今濟南市。北魏太和初年平定今山東省,把那里的居民遷到今平羅縣陶樂鎮南部,就把山東“歷城”這個地名隨之帶來,先置建安縣,后又設歷城郡。能夠設一個郡,移民戶數當在兩萬左右。

按《元和郡縣圖志》記載:“懷遠縣,本名飲汗城,赫連勃勃以此為麗子園。后魏給百姓,立為懷遠縣。”飲汗城在今銀川市東、黃河之西。“給百姓”,就是從內地移民至此,然后設立懷遠縣。這個懷遠縣,就是銀川市區最早的縣級建置。

北魏的以上兩次移民,移入的都是漢族。

二、北周的江南移民與“塞北江南”

北周向寧夏境內有兩次大規模移民。第一次為建德三年(574),將內地二萬戶遷于今銀川市區及其周邊,特設懷遠郡隸靈州[12]。第二次為宣政元年(578)。是年三月,北周大將軍王軌率兵攻打江南的陳國,生擒陳將吳明徹,俘斬三萬余人。北周將俘虜的士兵近三萬人全部安置到靈州境內。這些士兵原籍都在長江流域,“崇禮尚學”。遷到靈州后,帶來江南的習俗,也改變了這里原有的少數民族風俗習慣,因而號稱“塞北江南”。今天全國自己宣傳本地為“塞上江南”的縣、市頗多,但考究歷史有確切證據的卻極少。而寧夏平原號稱“塞上江南”,卻有很多歷史典籍為證,時間也最早。如《冊府元龜》轉引《隋圖經》、《太平寰宇記》的記載是:“靈州……風俗:本雜羌戎之俗。后周宣政二年破陳將吳明徹,遷其人于靈州。其江左()之人尚禮好學,習俗相化,因謂之塞北江南。”[13]《資治通鑒》、《北史》都將此事系在宣政元年三月,“俘斬”人數為三萬余人。古時“北”即“上”,此為“塞上江南”由來的風俗說。此外還有風貌說。如宋代曾公亮所著《武經總要》:“有水田、果園,……置堰分河水溉田,號為塞北江南即此也。”還有唐代詩人韋瞻的《送盧潘之朔方》:“賀蘭山下果園成,塞北江南舊有名。”意思是說:朔方早就是聞名于世的塞北江南了。

三、北魏、西魏靈州居民的移出

北魏正光末年(525),胡琛率高平農民起義軍進攻靈州。靈州別將賈顯度見義軍勢眾,無法固守,于是率官吏、富戶乘船,順流逃到秀容,即今山西忻州西北[14]。西魏大統二年(536)正月,靈州剌史曹泥叛歸東魏。東魏高歡派阿至羅率騎兵3萬到靈州接應,將5000多民戶遷到隰城(山西汾陽)[15],后在其西置僑治靈州。這兩次遷移,遷走富戶近1萬家,使靈州人口減少5萬多,而留下的多是無家業的赤貧戶。

注釋:

[1]《史記·秦始皇本紀》卷6 ,中華書局1959 9 月點校本(下同),第252 頁:“始皇乃使將軍蒙恬發兵三十萬人北擊胡,略取河南地。”《史記·蒙恬傳》卷八十八略同。唐代張守節《史記正義》解釋“河南地”:“今靈、夏、勝等州,秦略取之。”唐靈州轄整個寧夏平原。

[2] [4]《史記·秦始皇本紀》卷6 253 頁:“西北斥逐匈奴,自榆中并河以東,屬之陰山,以為三[]十四縣,城河上以為塞……徙謫,實之初縣……”

[3]《史記·匈奴傳》卷110 2909  頁:“于是漢已得渾邪王,則隴西、北地、河西益少胡寇,徙關東貧民處所奪匈奴河南、新秦中以實之,而減北地以西戍卒半。”

[5]《史記·衛將軍驃騎列傳》卷111  2934  頁:“居頃之,乃分徙降者邊五郡故塞外,而皆在河南,因其故俗,為屬國。”《史記正義》:“以降來之民徙置五郡,各依本國之俗而屬于漢,故言屬國也。五郡謂隴西、北地、上郡、朔方、云中。”《漢書·武帝紀》載:“元狩二年……秋,匈奴昆邪王殺休屠王并將其眾合四萬余人來降,置五屬國以處之。”顏師古注曰:“凡言屬國者,存其國號而屬漢朝,故曰屬國。”對公元前121 年設置的這些屬國,目前學術界有兩種理解:一種是按《史記·衛將軍驃騎列傳》的原文理解,即在五郡之內設屬國,其數量不一定是五個;另一種是按《漢書·武帝紀》所載,就是五郡各設一個屬國。這五個屬國的治所,尚未全部考證清楚。上郡屬國在龜茲城,云中郡屬國可能在五原。最清楚的是安定屬國,《漢書地理志》、《水經注》卷三均記在三水縣,即今同心縣下馬關鄉紅城水村。魯人勇等著《寧夏地理考》卷3 30 頁對此有詳考。此外,漢武帝之后,還設置了一些屬國。如《漢書·宣帝紀》載:“神爵二年(公元前60 年)置金城屬國以處降羌”,“五鳳三年(公元前55 年)置西河、北地屬國以處匈奴降者”。西河、金城兩屬國《漢書?地理志》失載。張掖郡的兩屬國則見于《續漢志·郡國志》:張掖屬國,“武帝置屬國都尉,以蠻夷降者。安帝時,別領五城。……侯官、左騎千人[]、司馬官,千人官。”張掖居延屬國,“故郡都尉,安帝時別領一郡(郡,城字之誤)。……居延,有居延澤,古流沙。獻帝建安末立為西海郡。”居延漢簡:張掖屬國司馬趙□功一勞三歲廿六日。唐王維《使至塞上》:“單車欲問邊,屬國在居延……”

[6]《史記·平準書》卷30 1439 頁。

[7]《史記·平準書》卷30 1439 頁新秦中后引《史記集解》:如淳曰:“長安以北,朔方以南。”《史記·匈奴傳》卷110  新秦中后注引《史記正義》:服虔云:“地名,在北地,廣六七百里,長安北、朔方南。”

[8]陳壽:《三國志·魏志·郭維傳》卷26 。原文稱“休屠胡”。

[9]《晉書·載記·乞伏國仁》卷125 

[10]《晉書·載記·赫連勃勃》卷130  

[11]《魏書·列傳·高車》卷103  ,第2309 頁:“后世祖征蠕蠕,破之而還,至漠南,聞高車……人畜甚眾……遣左仆射安原等討之……高車諸部望軍而降者數十萬落……皆徙置漠南千里之地。”當時高車已居漠南,再往漠南徙千里,當包括寧夏。

[12]《太平寰宇記》卷36 ,光緒八年金陵書局刻本(下同),第13 頁:“廢懷遠縣……周建德三年近兩萬戶于此郡及縣,并名懷遠。”

[13]《太平寰宇記》卷36 10 頁。

[14]《魏書·賈顯度傳》卷80 ,第1775  頁。

[15]《資治通鑒》卷157 梁武帝大同二年正月甲子條,第4870  頁。《北齊書·神武帝紀》略同。

 

 
分享到:
  來源: 責任編輯:
主辦單位:寧夏回族自治區文史研究館 地址:寧夏銀川市金鳳區黃河東路939號
聯系方式(0951-8580433(兼傳)) 網站地圖
網站標識碼:6400000017  備案號:寧ICP備14000596號

寧公網安備 64010402000152號

六合彩开奖结果 吉林快三计划软件app苹果版 冠通乐翻二人麻将官方下载 彩票有没有大小单双的玩法 板球比赛 足球比分手机 汇聚在线彩票平台 财神捕鱼破解版 三公游戏规则技巧 江苏骰宝平台 页游网西游争霸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