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合彩开奖结果|六合彩现场直报
您好!歡迎進入寧夏文史研究館!
館 長:張鋒
副館長:曾玉強 張學智 馬鳳仙
歷任館長/副館長
內設機構
·關于回族抗日文獻文物亟待保護的建議
·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 自治區成立60周...
·建議首府銀川重建孔廟(文廟)并與已...
·自治區文史研究館組織館員研究員參...
·館員郭震乾在山東泰安開辦“郭震乾...
·自治區文史研究館舉辦“塞上春深 墨...
·沉痛悼念劉正謙先生
·胡正偉傳略
·程法光傳略
·李范文傳略
·胡世浩傳略
·何季麟傳略
·趙杰傳略
·葉光彩傳略
·竇連榮傳略
·牛達生傳略
·張鴻才傳略
·杜桂林傳略
·陳永中傳略
·王系松傳略
·沈德志傳略
您當前的位置是: 首頁 -> 寧夏文史館 -> 文史研究 -> 學術成果
明清寧夏“八景”梳理(吳忠禮)

  

所謂“八景”,是舊方志中形勝、古跡、山水門中一目,有“八景詩”、“八景圖”、“八景詩圖”、“八景圖詩”等,謂古代人為夸贊家鄉,特選擇有代表性的若干景觀,用文學的語言(詩)加以總結,展示于世的做法,類似今天的宣傳詞、廣告詞。各地視具體情況,有“四景”、“六景”、“八景”和“十二景”等,往往被稱為“八景詩”、“八景圖”和“八景詩圖”。我國以“八景”宣傳家鄉的創意始于南朝梁朝(503557)。梁朝大臣、文學家、史學家沈約(441513)第一次撰寫《金華八景》,初稱“金華八詠”。北宋畫家宋迪,又創作《瀟湘八景圖》。后人據“金華八詠詩”和《瀟湘八景圖》,紛紛效而仿之,漸演變為贊美家鄉的“八景詩”或“八景圖”,并成為歷代地方志書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內容之一。

明《宣德寧夏志》所載的《寧夏八景》,是目前能見到的寧夏最早的大區“八景”和“八景詩”。

一、寧夏“舊八景”

明清兩代,寧夏方志均載有大區“八景”,分別又有“舊八景”、“新八景”、“后八景”和“新新八景”之別。其中“舊八景”作者為陳宗大。他是在寧夏輪流值守邊關的一名軍官,行狀無考。他創作(或者是他根據當時流傳整理而成)的“八景詩”最早,可稱為“舊八景”,內容為:《黑水故城》、《夏臺秋草》、《黃沙古渡》、《長塔鐘聲》、《官橋柳色》、《賀蘭晴雪》、《良田晚照》、《漢渠春水》。當時民間流傳的還有《河檉揺紅》和《葦花飛白》兩景,實際上是《寧夏十景》。但是,陳宗大在服役期滿返鄉之前,請畫家繪畫了一組《寧夏八景圖》帶回家鄉以作留念,題為《寧夏八景圖》,未收入后兩景,所以《寧夏十景》不傳。“舊八景詩”既然已收進朱栴編修的《宣德寧夏志》中,其產生的時間亦即永樂、宣德之間。

二、寧夏“新八景”

寧夏大區“新八景”的作者是慶王朱栴(或是由他收集整理)。時間當在陳宗大所集《寧夏舊八景》之后。分別是:

1.《賀蘭晴雪》。附詩曰:“嵯峨高聳鎮西陲,勢壓群山培樓隨。積雪日烘巖冗瑩,曉云晴駐岫峰奇。喬松風偃蟠龍曲,怪石冰消臥虎危。圪若金城天設險,雄藩萬載壯邦畿。”

2.《漢渠春漲》。附詩曰:“神河浩浩來天際,別絡分流號漢渠。萬頃腴田憑灌溉,千家禾黍足耕鋤。三春雪水桃花泛,二月和風柳眼舒。追憶前人疏鑿后,于今利澤福吾居。”

3.《月湖夕照》。附詩曰:“萬頃清濃映夕陽,晚風時驟漾晴光。暝煙低接漁村近,遠水高連碧漢長。兩兩忘機鷗戲浴,雙雙照水鷺游翔。北來南客添鄉思,仿佛江南水國鄉。”

4.《黃沙古渡》。附詩曰:“黃沙漠漠浩無垠,古度年來客問津。萬里邊夷朝帝闕,一方冠蓋接咸秦。風沙灘渚波光渺,雨過汀洲草色新。西望河源天際闊,濁流滾滾自昆侖。”

5.《靈武秋雨》。附詩曰:“翠輦曾經此地過,時移世變奈愁何。秋風古道聞笳鼓,落日荒郊牧馬駝。遠近軍屯連成壘,模糊碑刻繞煙蘿。興亡千古只如此,不必登臨感慨多。”

6.《黑水故城》。附詩曰:“日落荒郊蔓草寒,遺城猶在對殘陽。秋風百雉蘚苔碧,夜月重關玉露涼。枯木有巢棲野雀,斷碑留篆臥頹墻。繞城黑水西流去,不管興亡事短長。”

7.《官橋柳色》。附詩曰:“橋北橋南千百樹,綠煙金穗映清流。青閨娟眼窺人過,翠染柔絲帶雨稠。沒幸章臺成別恨,有情灞岸管離愁。塞垣多少思歸客,留著長條贈遠游。”

8.《梵剎鐘聲》。附詩曰:“觚棱殿宇聳晴空,香火精嚴祀大雄。蠡吼法庭聞梵唄,玲鳴古塔振天風。月明丈室僧禪定,霜冷譙樓夜漏終。忽聽鐘聲來枕上,驚回塵夢思無窮。”

三、寧夏“后八景”

明代中后期至清朝、民國間,寧夏的文人墨客根據自己的視角,對于家鄉的“八景”不斷有新的提法。諸如《東湖春漲》、《石關積雪》、《南塘泛舟》、《蠡山疊翠》、《蘆溝煙雨》、《暖泉春漲》、《羚羊夕照》、《鳴沙過雁》、《石空夜燈》、《黑山晴雪》、《槽湖春波》、《南樓秋色》、《黑寶浮塔》、《青銅禹跡》、《賀蘭聳翠》、《廢壘寒煙》、《黃河泛舟》、《官橋新水》、《羚羊秋風》、《炭山夜照》、《牛首懸云》、《西嶺秋容》、《長渠流潤》、《連湖漁歌》等。這些新景觀的新提法,是對原“寧夏八景”的豐富與補充,散見于寧夏各種史志書中,多已不詳其作者。

四、寧夏“新新八景”

清朝,寧夏地屬甘肅省一府之地,其大區“八景”是:

1.《山屏晚翠》。山,指賀蘭山。此景有詩六首:王永佑詩曰:“萬里風煙落照長,賀蘭西峙色蒼蒼。天從紫塞飛霞氣,人在高樓望夕陽。遠樹連村迷晚翠,片云孤鳥蕩山光。于喁樵唱歸沙徑,柏葉松花一市香。”田霈詩曰:“賀蘭草樹色蒼駁,落落長天展翠屏。河外殘陽收不盡,半規斜日萬峰青。”王宋云詩曰:“山光濃若黛,山勢曲如屏。欲擷山中秀,西崖日未暝。”張映梓詩曰:“返照抹陽林,遙望城西岑。山中多夏寺,蒼蒼暮靄深。”朱適然詩曰:“半壁靈山一畫屏,偏宜晚色對蒼冥。凌虛石氣無邊翠,薄日云根未了青。往事漫驚烽火照,此中疑有列仙庭。高樓拄笏情何極,為憶宣城眼倍醒。”王德榮詩曰:“迤邐賀蘭色,踟躕晚眺心。日華千嶂麗,嵐氣一城陰。高戍流沙遠,盤松古寺深。關門通月竁,驛騎走西琛。”

2.《河帶晴光》。河,指黃河。此景有詩五首:王永佑詩曰:“天際奔流到此平,日華搖浪色精瑩。金蛇倒掣魚龍伏,素練橫披水石明。古岸青浮靈武嶂,煙墟綠暗典農城。居人荷鍤分膏潤,沙塞時清正洗兵。”田霈詩曰:“歷歷晴沙晚樹秋,大河如帶入天流。浮槎漢使經過少,欲向芳洲問飲牛。”趙廷桂詩曰:“奔浪塞門坼,高源天影長。晴光帶青郭,金電掣流黃。”朱適然詩曰:“青銅西望郁嵯峨,一道奔流走大河。回帶晴光沙岸闊,斜穿紫塞白云多。春渠竟泛桃花水,漢史空聞瓠子歌。正是升平休氣塞,銀川風物美如何?”王德榮詩曰:“洪河如激箭,此地好波瀾。白日一川凈,平沙兩岸寬。幾經封爵誓,欲問典農官。古渡秋風里,臨流思渺漫。”

3.《西橋柳色》。橋,指西門外賀蘭橋。此景有詩五首:許德溥詩曰:“渠畔龍宮枕大堤,春風夾岸柳梢齊。羊腸白道穿云出,雁齒紅橋亞水低。沽酒清陰時系馬,招涼短檻幾留題。更添蠟屐游山興,為問平湖西復西。”田霈詩曰:“水榭風廊畫檻低,綠楊蔭里白沙堤。春隨錦浪穿橋去,不盡鶯聲送馬蹄。”張映梓詩曰:“西橋架橫渠,風水盤紆處。柳影日毿毿,行人自來去。”胡璉詩曰:“何處春風淑景饒,依依楊柳蔭西橋。綠云齊染青絲障,紫水斜穿錦帶條。雉堞晴光開畫閣,龍宮禊晏簇瓊簫。游人絡繹增佳賞,日暮踟躕步馬驕。”王德榮詩曰:“選勝不須遠,橫橋青郭西。畫欄春水漫,柳桁綠煙齊。去馬香塵暗,回軒風絮迷。亞夫營壘靜,山外夕鴉啼。”

4.《南麓果園》。南麓,指南門外大小觀橋一帶。此景有詩四首:許德溥詩曰:“塞城秋早果園熟,古道官橋試重尋。低樹亭童時礙馬,高云磊落總懸金。荔枝漫說來巴峽,盧桔空煩賦上林。幾處短籬開板屋,檐前風露晚香沉。”武溥詩曰:“秋原綠老小紅酣,野色平看入軟嵐。曲水橫橋之字路,枝藜閑處足幽探。”王宋云詩曰:“塞北林檎樹,綠陰暗小園。花開每誤雪,花落果如璊。”王德榮詩曰:“碧樹暗交柯,林檎結子多。晴光分翠山由,秋影入明河。句憶謝靈運,人疑郭橐駝。酒醒橋畔路,卜筑計如何?”

5.《高臺梵剎》。高臺,指府城東門外高臺寺。此景有詩四首:任岳宗詩曰:“花園細路指高臺,聞說當年帝子來。王輦春荑留仿佛,香樓閣道剩崔嵬。上方鐘磬煙霞合,晴野川原日月開。臨眺不禁懷古思,聊憑象教恣徘徊。”張映梓詩曰:“俯檻大河明,抱郭蒼山好。日有清游人,洋洋目塵表。”王宋云詩曰:“高臺軼塵氛,紺宇凈朝曛。梵唱時出寺,清風送入云。”武溥詩曰:“梵剎清光樹杪開,香云紫氣共徘徊。游人日暮歸青郭,歷歷鐘聲上界來。”

6.《古塔凌霄》。古塔,泛指承天寺塔和海寶塔。此景有詩四首:王都賦詩曰:“物外招提大野環,客來渾自敞心顏。風鈴幾語興亡事,寶塔遙傳晉宋間。極塞山河相拱揖,諸天云日總幽閑。劫余正喜尖重合,努力憑高試一攀。”徐乃雄詩曰:“煙外浮圖麗遠天,欲尋雙樹共僧禪。雕墻銹柱今何處,斷碣依稀記赫連。”趙廷桂詩曰:“寶鐸鳴天路,香龕啟碧虛。瑞云常五色,誰問劫灰余。”王三杰詩曰:“寶塔觚棱出層殿,珠絡莊嚴空際見。天風吹落鈴語聲,海日山云光佛面。赫連古跡已銷沉,塞草煙寒歲月深。寂歷禪關僧晝定,那煩半偈為安心。”

7.《長渠流潤》。長渠,亦泛指引黃各大干渠。此景有詩五首:王都賦詩曰:“長渠活活瀉蒼波,塞北風光果若何。畎澮自分星漢水,人家齊飯玉山禾。春村野甸鳴鳩喚,夏色涼畦浴鷺過。漫道漢唐遺跡遠,由來膏澤圣朝多。”徐乃雄詩曰:“三春看下桃花水,五月平分瓜蔓流。都作黃云覆阡陌,農歌擊鼓暮蘋洲。”周朝相詩曰:“新水滿長堤,涼風扇綠畦。星源恒拜賜,未解祝豚蹄。”楊潤詩曰:“萬井銹蒼煙,長渠吸巨川。桔槔聲不動,啟閘雨盈田。”楊浣雨詩曰:“遂有磊落掀天才,轉從屈注聲如雷。漢曰漢延唐唐來,大清惠農今代開。”

8.《連湖漁歌》。連湖,指銀川平原河西“七十二連湖”。此景有詩五首:楊潤詩曰:“平湖如鏡水清涵,山翠天光蕩蔚藍。雪點低空翔鷺凈,銀刀映日躍魚憨。桃花春遠團紅塢,香閣秋橙出赭龕。幾聽鳴榔歸唱晚,浮家有客夢江南。”田霈詩曰:“聞說連湖七十二,滄波深處聚魚多。不知罷釣何村宿,一棹青蘋欸乃歌。”張映梓詩曰:“緣村樹色青,半坡山影綠。向晚聽漁歌,滄浪幽思足。”王三杰詩曰:“澄波渺渺平湖里,一曲漁歌隔煙水。浮鷗作伴自相親,山翠撲人真可喜。有時罷釣不系舟,便枕漁蓑清晝眠。那知塞北江南地,總是蘆花明月天。”張大鏞詩曰:“春風吹破裙腰綠,樹里明湖鏡通燭。蒼茫但聽漁郎曲,河水自濁湖水清。濯纓濯足空復情,汨泥揚波何自輕。豈其食魚必魴鯉,聊把長竿弄煙水。歌闌擊節風日美,武陵舊路誰問津。此中疑有桃源人,吾欲從之得吾真。”

(以上詩篇均出自《乾隆寧夏府志》。)

地方志是褒揚家鄉的地情書,以彰一邑、一方之盛,即今天宣傳家鄉的意思。但是后來走了極端,成為妝點名勝、炫耀鄉里、附會風雅、名不符實的陋習,往往志景必有八,八景必有詩,凡詩必七律,搜腸刮肚,七拼八湊,牽強羅列,沒有多大的實用價值,這是當代修志者需要注意的歷史教訓。

分享到:
  來源: 責任編輯:
主辦單位:寧夏回族自治區文史研究館 地址:寧夏銀川市金鳳區黃河東路939號
聯系方式(0951-8580433(兼傳)) 網站地圖
網站標識碼:6400000017  備案號:寧ICP備14000596號

寧公網安備 64010402000152號

六合彩开奖结果 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上海股票配资 云南时时走势图 北京pk赛车精准计划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今天推荐 蛋鸡养殖真赚钱吗 单机版游戏 加州f1人工在线赛车计划 奔驰宝马老虎机安卓 公户发工资怎么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