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合彩开奖结果|六合彩现场直报
您好!歡迎進入寧夏文史研究館!
館 長:張鋒
副館長:曾玉強 張學智 馬鳳仙
歷任館長/副館長
內設機構
·自治區文史研究館聯合寧夏新聞廣播...
·自治區文史研究館組織召開黨組中心...
·自治區文史研究館館員柴建方書法篆...
·自治區文史研究館館員杜桂林先生因...
·自治區文史研究館聯合寧夏新聞廣播...
·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 自治區成立60周...
·建議首府銀川重建孔廟(文廟)并與已...
·胡正偉傳略
·程法光傳略
·李范文傳略
·胡世浩傳略
·何季麟傳略
·趙杰傳略
·葉光彩傳略
·竇連榮傳略
·牛達生傳略
·張鴻才傳略
·杜桂林傳略
·陳永中傳略
·王系松傳略
·沈德志傳略
您當前的位置是: 首頁 -> 寧夏文史館 -> 文史研究 -> 學術成果
還歷史以本來面目
---北宋至元初隆德縣的建置與抗金名將(魯人勇)

  
    隆德縣地處隴山(六盤山脈)主峰西麓,居黃河流域中游,屬中華民族發祥地,因而有厚重的歷史文化。弘揚、宣傳和借鑒這些歷史文化,是當代隆德人的己任,責無旁貸。 但是,由于一部分史學家的誤導,使隆德最重要的一段( 170 年)歷史長期被抹掉。 要弘揚隆德縣的歷史文化,首先要正本清源,恢復歷史的本來面目。因此,本文的主旨,就是研究隆德縣在北宋到元初,即 1014 年至 1284 年間的歷史,去偽存真,還歷史以本來面目。
   
史學家的筆下之誤
    民國二十四年( 1935 年),《新修隆德縣志》出版,駱文麟在《序》中的第一句話為:“隆德設縣自金,改遺于元,歷史最短,故宋以前無事可述。”其言下之意是:在金設縣之前,隆德縣沒有歷史可言。 中國歷史上下五千年,其中四千年“ 無事可述”,這對一個縣而言,是極大的憾事,在黃河流域也極為罕見。但事實并非如此。 即便是宋代,隆德縣城已是德順軍(等級與州相同)的駐地,名將輩出,發生過著名的德順軍城保衛戰。 金代又是德順州駐地,轄有今隆德、西吉、靜寧、莊浪四縣之地。 造成隆德一大段歷史空白的直接原因,是一批史學家的筆下之誤。
    影響最大的是《元史·地理志》的記載:“靜寧州,(下)宋慶歷中,以渭州隴干城置德順軍,復置隴干縣。金升為州。 元初并治平、水洛入隴干,后復省隴干,改為靜寧州。領縣一:隆德。(下)”[1]這段文字,把隆德縣宋、金兩朝的歷史,全部記到甘肅靜寧縣的名下。由于是 “正史”,史學界都深信不疑。
    誤導更多的是顧祖禹的《讀史方輿紀要》,其中“ 平涼府”后記載:“ 靜寧州,府西二百四十里……漢安定郡地,唐屬原州,宋為渭州之隴干城。慶歷中,置德順軍,屬秦鳳路。 金皇統二年,改為德順州。 貞佑四年,又升為隴安節度。 元初因之,尋改為靜寧州,以州治隴干縣省入,屬鞏昌路。明初改今屬,仍曰靜寧州。”接著,又說:“ 隴干廢縣,今州治。 宋元佑八年,以外底堡置隴干縣,為德順軍治,金因之,元省。 今州城周七里有奇。 ” [2 ]這兩段文字,也犯張冠李戴錯誤,把元初以前本屬隆德縣的歷史,寫到靜寧州名下。 顧祖禹是明末清初歷史地理學泰斗。他的上述觀點,史學界當然全部采信。
    接下來,《大明一統志》《清一統志》《甘肅統志》《平涼府志》《靜寧縣志》等數十本著述,全都把宋代的隴干城、德順軍及金代的德順州,記作靜寧縣的歷史。連我們隆德縣自己的地方志,也犯同樣錯誤。 如康熙《隆德縣志》卷一“沿革”:“唐屬渭州,至德元年沒于吐蕃……五代末始復之。 宋天禧初置羊牧隆城,元佑八年改為隆德寨,屬德順軍。 金肇縣屬德順州……元因之,改德順為靜寧州,仍屬焉。 ”民國二十四年( 1935年)《新修隆德縣志》卷一“ 城池”:“ 宋天禧初初置羊牧隆城,元佑八年改為隆德寨,其址在今縣西北鄉火家集,后改遷于六盤山下西十五里,約在金元之世,即今之縣城也。 ”
    到當代,直到 1982 年,史學界仍使用這種錯誤觀點。 如蔡美彪的《中國通史》第六冊宋遼金編,都把德順軍、德順州擴注為“甘肅靜寧”。 1975 年版《中國歷史地圖集》第六冊,也把這兩個歷史建置標在靜寧縣。這兩部權威著作都如此,其他著述當然就跟著錯。
    總之,當時的所有著述,都把宋代的隴干城、德順軍、隴干縣及金代的德順州,考定在甘肅的靜寧,使隆德縣在 1014 年至 1284 年間的歷史, 成為一片空白。隆德縣的歷史,被抹掉 170 年。而恰恰是這 170 年,隆德縣的地位最重要、行政建置級別(州級)最高、歷史名人和重大歷史事件最多。
    恢復歷史本來面目
    1980 年, 我開始研究寧夏交通史。 從西安經平涼、瓦亭、隆德、靜寧、蘭州到新疆的交通大道,從元初忽必烈登基到民國年間,一直是中國西部的第一交通命脈,從蘭州分支,又通青海、西藏。 這是條貫通歐亞的驛道,也是元明清三朝的絲路主線。 但使我困惑的是:如果按照此前史學界的觀點,把德順軍、德順州考定在靜寧縣,不但各驛站之間的里程不對,連交通線路圖也繪不出來。經再三思考,我懷疑是德順軍、德順州兩個地名考證有問題。
    要重新考證古代地名, 應該以當時的著作為準。所以,我摒棄《元史》和以后的相關記載,主要查宋、金及元初的史籍。 包括《宋史》《金史》《武經總要》《宋會要輯稿》《元豐九域志》《永樂大典》轉引的《經世大典》等。 其中關鍵資料有兩條:
    一是宋朝曾任宰相的曾公亮所著《武經總要》。這是中國最早的軍事百科大書,其中的前集卷十八(上)為軍事地理,里面明確記載:“德順軍,舊名籠竿城(即隴干城)。 在六盤山外,是大中祥符年間曹瑋筑城。 慶歷初年依準經略使韓琦所奏,建為德順軍。其方位是:“東至六盤山寨(今紅軍長征紀念亭)二十里,至瓦亭四十里;西至神林寨四十里。”[3]將以上里程對照,隴干城、德順軍顯然在隆德而不是靜寧。 隴干,即隴山主干,今六盤山脈主峰美高山。靜寧離“主干”太遠,也與地名的命名原則不符。
    二是專門記載古代驛道、 驛站的《永樂大典·站赤》,其中轉引元代《經世大典》記述西安至蘭州驛道上的驛站位置是:“平涼,正西偏北九十(里)瓦亭,四十五(里)德順州……”[4]這是關于元初驛道里程的記載,德順州至瓦亭為四十五里,顯然就是今天的隆德縣城。
    而宋代的其他記載,也全部與這個結論吻合。
    為了恢復歷史本來面目,我于 1982 年在《寧夏大學學報》第 3 期發表論文《北宋三軍城古址考》,其中第一個就是德順軍。 其基本結論是:
    1.今隆德縣在北宋初叫隴干(籠竿)城,是知渭州曹瑋于大中祥符四年( 1011 年)九月丁丑日,以閑田輸官,請于要害地募兵以居。后又經朝廷批準,于大中祥符七年十二月,改筑隴干城。
    2.慶歷三年( 1043 年)以隴干城置德順軍,級別同下州。 領縣一:隴干縣。 軍、縣均駐今隆德縣地。
    3.宋德順軍管轄城一:水洛城(莊浪);寨六:靜邊寨(靜寧),隆德寨(火家集),得勝寨(西吉縣硝河),通邊寨,治平寨(靜寧南治平鄉),懷遠寨(偏城)。 其轄境包括今隆德、西吉縣、靜寧、莊浪四縣。 崇寧年間統計,共29269 戶,126241 口。
    4.建炎四年( 1130 年),金兵攻克德順軍,初屬熙河路。 皇統二年( 1142 年)改為德順州,并增置縣,改隸熙秦路。 大定二十七年( 1187 年)改隸鳳翔路。 貞佑四年( 1216 年)升節鎮,置隴安軍。 轄隴干、水洛、威戎、隆德、通邊、治平六縣及得勝、寧安、靜邊、懷遠四寨。
    5.金皇統二年( 1142 年)始置隆德縣,治隆德寨,即西吉縣火家集遺址,屬德順州,轄寧安寨(西吉下白城子遺址)、得勝寨(西吉硝河城遺址)、靜邊寨(靜寧縣)。
    6.元至元二十年( 1284 年)后,撤廢德順州、隴干縣,在今甘肅靜寧置靜寧州,同時將隆德縣遷至今隆德縣城。
    這篇論文發表后,立刻受到各方關注,首先是平涼市、靜寧縣堅決反對( 《平涼日報》近年仍刊載反對的文章)。 但是,史學界都贊同論文的結論。 1982 年再版的《中國歷史地圖集》第六冊,也把德順軍、德順州這兩個歷史建置標在今隆德縣城。 至此,隆德縣的歷史終于恢復了它的本來面目。 此后,隆德縣開始編修新方志, 公布了 1980 年群眾在縣城小南門外約 300米處挖出的石碑(此事當時未引起文物部門注意),即德順州廣濟禪寺塔下《功德安藏記》,刻于金大定十二年( 1172 年)四月八日,落款有德順州都巡檢、德順州
軍事判官、德順州的知州、知軍等。 此碑文的公布,有力地證實了金代德順州城就在今隆德縣城關,而不在甘肅靜寧。
    1993 年,我和吳忠禮先生、徐莊女士合著《寧夏歷史地理考》公開出版。 其中的先秦至南北朝、北宋、西夏、金代建置由我編寫。 此書對隆德縣這 170 年的建置沿革,有更詳細的研究。
   
隆德縣的歷史名人
    自古言“ 關東出相,關西出將”。就寧夏而言,以古蕭關為界,關東的彭陽縣出文臣,而關西的隆德縣出武將。僅在宋代,隆德縣就出過六位名垂青史的武將。
    先說劉锜。《宋史·張俊傳》說,張俊“ 與韓世宗、劉锜、岳飛并為名將,世稱張、韓、劉、岳”。 也就是說,在當時世人心目中,抗金名將按戰功排序,劉锜列第三,還在岳飛之前。《宋史·劉锜傳》共 10 頁,洋洋灑灑近6000 字,說他“字信叔,德順軍人……美儀狀,善射,聲如洪鐘。 ”箭法之準,無與倫比。 牙門上的水斛(皮囊)盛滿水,第一箭射中,拔掉箭再射,立刻將漏洞堵住。宋高宗即位時( 1127 年),劉锜任隴右都護,與西夏交兵,屢戰屢勝。 西夏小兒啼哭,只要一嚇唬“劉都護來”,馬上止哭。 金兵南侵后,劉锜轉戰陜西、合肥、京口、瓜州、濠州、揚州,與金兵數十戰。 其部眾訓練有素,英勇善戰,號稱八字軍,使金兵聞風喪膽。《宋史》評論說:“锜慷慨深毅,有儒將風。 金主(完顏)亮下令,有敢言锜姓名者,罪不赦。 ”
    劉锜最大的功勞是順昌府(安徽阜陽)之捷。 紹興十年( 1140 年), 金統帥完顏宗弼率十余萬軍進攻南宋,劉锜率“八字軍”兩萬人在順昌拒守。 金兀術又以鐵騎十萬來援。劉锜率部殊死拼搏,大敗金兵,而且消滅其精銳“拐子馬”隊。 金兵“棄尸斃馬,血肉枕藉,車旗器甲,積如山阜”[5]。 這一戰,成為宋、金交戰的轉折點:從此開始,宋軍轉守為攻;而金兵節節敗退,連金兀術也變成主和派。 劉锜與張俊乘勝北渡長江,收復淮北。紹興三十二年,劉锜在前線帶病指揮戰事,嘔血數升而死,享年 64 歲。
    隆德抗金將領中,還有赫赫有名的“吳家將”,即吳玠、吳璘、吳挺、吳曦。 玠為兄長,璘為弟,吳挺是吳璘之子。 吳曦是吳挺之子,積功做到一品太尉。 據《宋史》記載,吳玠原籍德順軍隴干城,也是隆德人。 成年后,因“父葬水洛城”,為了守孝,把家搬到水洛城,就是今天的莊浪。 吳家將與金兵作戰數十年,最輝煌的勝利是三大戰役。
    一是和尚原之戰。 紹興元年( 1131 年)初,金兵已攻占關中,下一步計劃就是南下入川,和尚原是其必經之地。和尚原位于寶雞西南 20 公里,是從渭水流域越秦嶺進入漢中地區的重要關口之一, 地勢險要,是川陜門戶。 這時,吳玠、吳璘奉張浚之命,收集幾千散兵,擔任扼守和尚原的任務。五月,金大將沒立率部出鳳翔,烏魯折合從階州、成州出大散關,分兩路夾攻和尚原。吳玠命令諸將列成陣勢,利用有利地形,輪番向先到達的烏魯折合部攻擊。金軍多是騎兵,欲戰不能,欲退無路。 和尚原一帶盡是山谷,路多窄狹,怪石壁立,金軍只好下馬步戰。 吳玠利用地形,埋伏弓箭手、弩手,號稱“ 駐隊矢”,輪番射殺。金兵死傷無數。隨后,金兵陜西統帥金兀術又率騎兵前來復仇,卻在夜行軍時中了吳玠的埋伏,金兀術也中箭受傷,只好狼狽逃竄,將士死傷大半。 這是金兀術領兵以來最慘重的失敗。 此戰的勝利,大大鼓舞了宋軍的士氣。 隨后,吳玠轉金州、饒風關,令其弟吳璘分兵守和尚原。紹興三年十一月,金兀術再次發兵攻和尚原。吳玠見糧草耗盡,補給無望,便令駐守的吳璘率兵南撤至仙人關。
    二是仙人關之戰。仙人關位于陜西略陽與甘肅徽縣交界的嘉陵江江岸,扼守陳倉古道,兩岸絕壁千仞,有嘉陵江水運之利,糧草補給無虞,所以戰略位置相當重要。 紹興四年( 1134 年)二月,金國陜西統帥金兀術及宗弼、劉夔,率十萬騎兵攻仙人關。 此時,吳玠也已回到仙人關。金兀術不走陳倉古道,而是從鐵山“鑿崖開道”,以為出奇兵必勝。 但吳玠用兵有道,親率主力一萬迎戰,又令吳璘率兵輕裝疾進邀敵后路。 兩軍交鋒八晝夜,在“ 駐矢隊”的射殺下,金兵死傷慘重,大敗而逃。 戰事結束,吳玠功高,朝廷授以特進,享受三司待遇,又授權節制川、陜各路軍馬。宋高宗還親派內侍到軍前宣慰。 但此時吳玠已得重病,只能在兩人攙扶下聽詔。宋高宗聞訊,一面詔令四川選名醫赴診,一面派御醫馳往。 御醫兼程趕到,吳玠已經病亡,年僅47 歲。 此后 28 年,吳家軍在吳璘、吳挺父子率領下,在秦嶺一線與金兵長期對壘,使金兵主力入川的計劃終成泡影。
    三是德順軍之戰。 建炎四年( 1130 年)十一月,宋德順軍知軍張仲彥獻城降金。 張是今固原張易人,他兄長叫張仲孚,時任陜西涇原路統制,也率全軍投降于金[6]。 到紹興三十二年( 1162 年)正月,吳璘已收復陜西路的十余州, 便派部將姚仲去收復他的老家德順軍。 但戰事并不順利,逾四旬而城未下。 吳璘撤換姚仲,以李師彥代之。 又命其子吳挺在瓦亭與金兵惡戰,以阻擋敵人數萬援兵,自己則親臨城下指揮攻城。 吳挺也是員虎將,親冒矢石,率眾與金兵格斗,終于擊潰援兵,然后西度六盤山,進至德順軍城外。 防守德順軍城的金兵,有很多是隨張仲彥投降的宋軍老兵。 看見吳璘,都喊“ 吳相公來了”,不忍放箭。在吳璘指揮下,經過八天飛石擊火、云梯攀登,終于在三月十二日攻破城墻。 吳璘騎馬入城,見“市不改肆,父老擁馬迎拜不絕”。 德順軍被宋軍攻克,金國豈肯干休。 兩個月后,又調動十余萬軍隊來攻。 經半月堅守,金兵死傷大半,無奈退去。 然而,當時的朝廷是秦檜等主和派占上風,宋高宗以手札下詔令吳璘棄城,將士兵撤回漢中以保四川。 撤退路途遙遠,金兵沿路尾追攻襲,無數將士在途中陣亡。 撤離時有正兵三萬人, 撤到漢中僅七千人,“ 將校所存無幾,連營慟哭,聲震原野。 上聞而悔之。 ”[7]德順軍的放棄,既是恥辱,又是大悲劇。
    吳璘回到漢中后三年即病亡,享年 66 歲。朝廷念其功,追贈太師,迎封為信王。史家對他的評論是:“璘剛勇,喜大節,略苛細,讀史曉大義”“守蜀余二十年,隱然為方面之重。 ”遺著有兵法兩篇[8] 。
    郭浩,字充道,德順軍隴干(今寧夏隆德)人,南宋初期“蜀中三大將”之一。 徽宗時,曾率領一百名騎兵來到靈州城下, 西夏國以一千名騎兵來追趕他們,郭浩親手斬殺兩名騎兵,提著首級返回。 后歷任渭州兵馬都監、中州刺史、安州團練使。 建炎元年( 1127 年),任原州(今鎮原)、涇州(今涇川)知州。二年,金軍攻取長安后,涇州守將夏大節棄城逃跑,郡人也投降了金軍。郭浩正好在半夜時來到郡中,他只率領二百人,活捉到幾名金兵,讓他們回營,并說:“轉告汝主將,我郭浩也,欲戰即來決戰。 ”金軍于是退去。 后隨張浚參加富平之戰,因戰功升防御使。 紹興元年( 1131 年),金軍攻破饒風嶺,取梁、洋二州,進入鳳州,攻打和尚原。郭浩與吳璘前去救援,斬殺俘獲敵人數以萬計。 升任邠州觀察使,調任知興元府。饑民在米倉山聚結作亂,郭浩前往平定。 旋即調任知利州。 金步兵騎兵十多萬攻破和尚原,進而窺視川口,到達殺金平,郭浩與吳玠大敗金軍。后與吳玠不和,調知金州(今安康),兼永興軍路經略使。金州受戰火破壞嚴重,戶口極少,郭浩招集流亡之人,開辟營田,并以法規頒示各路,當地經濟迅速恢復。相鄰各州、軍每年都要朝廷救濟,獨金州每年向戶部繳納十萬緡錢,由此得朝廷嘉許,凡有奏請,都可直達朝廷。紹興九年,改任金、洋、房三州節制。十四年,得到皇上召見,授檢校少保。十五年,去世,終年五十九歲[9]。
    曹瑋,是宋朝開國元勛曹彬第三子,雖不是隆德籍人,但他是歷史上有明確記載、開發隆德的第一人。《宋史·真宗三》卷八:“ 大中祥符四年,九月丁丑,涇原鈐轄曹瑋言籠竿川熟戶以閑田輸官,請于要害地募兵以居,從之。 ”曹瑋當時兼渭州知州,他率兵平定了居住在六盤山以西、葫蘆河流城的章埋族,“諸族皆來獻地”。 有了大批土地,就派士兵駐守耕種,駐城居住。《武經總要》前集卷十八(上):“德順軍,舊籠竿城也。在六盤山外,祥符中渭州曹瑋言,今隴山外有棄地,號籠竿川,坦為兵沖,曾無捍蔽。 熟戶以田輸官,因相地形筑城, 盡要害之地以兵戍之, 立堡寨置弓箭手居之。 ”曹瑋一生都在沿邊帶兵作戰,最高職務為節度使。
   
注釋
   [ 1]《元史·地理志》卷六十“ 鞏昌等處總帥府”條。
   [ 2]《讀史方輿紀要》卷五十八,中華書局點校本,第 2556 頁。
   [ 3]《武經總要》前集卷十八(上),四庫全書本。
   [ 4]《永樂大典·站赤》卷九四二六,轉引元代的《經世大典·天下站名》。
   [ 5]《宋史·劉锜傳》卷三六六,中華書局點校本,第 11404 頁。
   [ 6]《金史·張仲孚、張仲彥傳》卷七十九。 參見《宋史·高宗紀》卷 26 第 483 頁。
   [ 7]《宋史·王之望傳》卷三七二,第 11538 頁。
   [ 8]前四段未注的其他資料,皆出自《宋史·吳玠、吳璘傳》卷三六六,第 11408~11426 頁。
   [ 9]《宋史·郭浩傳》卷三六七,第 11440~11442 頁。


   

   

分享到:
  來源: 責任編輯:
主辦單位:寧夏回族自治區文史研究館 地址:寧夏銀川市金鳳區黃河東路939號
聯系方式(0951-8580433(兼傳)) 網站地圖
網站標識碼:6400000017  備案號:寧ICP備14000596號

寧公網安備 64010402000152號

六合彩开奖结果 pk10精准高手计划群 128棋牌app 时时彩稳定赚钱 网络老虎机可以控制吗 倩女幽魂开幼儿园赚钱吗 重庆欢乐生肖玩法 ku游平台最新地址 重庆老时时彩开奖软件 河南快3走开奖一定牛 梦幻股票有赚钱多的吗